股票配资策略

“黑金政治”丑闻,让日本内阁“安倍派”被“连锅端”
股票配资策略
“黑金政治”丑闻,让日本内阁“安倍派”被“连锅端”
发布日期:2024-01-08 18:59    点击次数:70

  全文2905字,阅读约需8分钟 

  撰稿/陶短房(专栏作家)编辑/马小龙 校对/赵琳

▲12月13日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(中)在日本东京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后走过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(右)。图/新华社▲12月13日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(中)在日本东京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后走过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(右)。图/新华社

  据新华社报道,受自民党内部曝出“黑金政治”丑闻影响,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4日对其内阁成员进行人事调整,撤换以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为首的4名来自安倍派的内阁成员,希望以此挽回国民信赖、避免明年预算案审议等重要决策受到影响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这不是岸田内阁首次重组

  据了解,此次辞职的四位阁员分别是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、经济产业大臣西村康稔、总务大臣铃木淳司和农林水产大臣宫下一郎。

  此外,据称还有多位高级副大臣辞职,三名议员辞去党内职务,担任自民党内要职——政务调查会长的萩生田光一也于同日宣布辞职。

  岸田文雄已宣布由前外相林芳正接替松野博一,由斋藤健接替西村康稔担任经济产业大臣。消息人士称,其他接替人选将陆续公布。

  由于支持率长期低迷,许多重要政策难以推进,自2021年10月就职以来,岸田文雄已两次大规模重组内阁。最近一次系2023年9月13日,当时19名阁员中仅6人留任,其中就有松野博一、西村康稔。

  这被认为是出于派系考量:岸田文雄所属宏池会是一个仅有32名国会议员的中等派系,而前首相安倍晋三所属的清和政策研究会(以下简称“清和会”)拥有99名担任内阁、国会和自民党内要职的高级成员。

  在派系政治文化占统治地位的日本政坛和自民党内,清和会可谓“一言兴邦,一言丧邦”,松野博一和西村康稔都是清和会大将,岸田文雄当然不敢随便动他们。

  9月13日改组后的内阁中,清和会(安倍派)人数与志公会(麻生派)并列第一,且多占据关键要职,而宏池会(岸田派)在内阁中占比就要少许多。此次辞职的4位阁员全系清和会成员,这意味着原本内阁第一大派系清和会“归零”。

  此外,传闻辞职的其他政治人物据称也都来自清和会,此前有消息称,将有多达15名清和会系阁员、副大臣、政务官等有意辞职。倘果真如此,这将是堪比“利库路特贿赂案”的政坛空前地震。

  而此次事件的根源,是自民党内要员被曝,长期擅自截留政治捐款账户中超出限额收益金。

  日本政治筹款活动会销售门票,门票收入是合法的政治捐款来源。各派系和参加筹款活动的政治家本人有一定的门票筹款配额,超出配额部分如公开报账并直接计入政治现金账户,也不算违法。

  但近几个月来,不断有消息曝料称,清和会及其多位要员并未按规定将超出配额的门票筹款报账入账,而是存入了非法设置的账户。

  《朝日新闻》日前披露,松野博一和西村康稔在过去5年间分别非法截留相关资金存入“行贿基金”,还点了多名政府要员的名字。这些已被点名的涉嫌违规政客几乎全都来自清和会。

  随着有人承认“确有此事”,且主动披露“派系内要人要我保持安静,并表示这种做法持续多年因此见怪不怪”,日本朝野哗然。反对党在国会发起了对内阁的不信任动议。

  目前日本检察官已开始对清和会展开刑事调查。据报道,调查人员预计最早将于下周开始在议员办公室搜查证据,并调查其他自民党派别是否有染。岸田内阁的大地震、“安倍派”的“大清零”,都是在这种背景下发生的。

▲12月13日,日本东京的国会闭会式场景。图/新华社▲12月13日,日本东京的国会闭会式场景。图/新华社

  ━━━━━

  沦为“跛脚鸭内阁”?

  日本经济新闻社和东京电视台2023年民调显示,岸田内阁的支持率跌至历史最低的30%(2021年10月刚就职时为59%),不支持率却高达62%。与此同时,自民党的支持率也低至34%。

  12月11日公布的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(NHK)最新民调更怵目惊心——岸田内阁支持率已跌至23%,自民党支持率也自2012年以来首次跌破30%,

  事实上,这远不是最悲观的民调数据:11月底就有机构民调显示,自民党支持率仅19.1%,是2012年12月后首次跌破20%。

  除NHK最新民调外,其余民调都是基于公众对岸田内阁和自民党执政的宿怨。如对生活成本不断提高、经济提振乏力日益不满,对岸田内阁在如此情况下还坚持增税2%用于增加防卫费感到愤慨等,这还尚未叠加针对“献金丑闻”的反馈。

  可以预见,岸田文雄和自民党如不能及时止损,支持率还将进一步下滑。上次(2012年)出现这种情况时,自民党曾一度丧失执政地位。正因如此,岸田文雄才不得不紧急与清和会切割,而焦头烂额的清和会虽明显不满,却也显得十分“配合”,甚至看上去颇为“主动”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现阶段岸田文雄最希望的,就是阻止个人支持率下降。路透社援引部分学者的分析认为,此前因为安倍派的强势,如今安倍派遭遇空前重创,岸田文雄或许有机会与作为“安倍经济学”核心的负利率政策拉开距离,从而令其在日本社会所招致的不满有所缓解。

  但持有不同观点的分析家认为,安倍派举足轻重,如果借此次危机反将岸田一军,将令局面变得叵测。

  自民党党内消息人士指出,岸田文雄刚刚把编制2024年度财政预算的任务交给萩生田光一,如果后者借题发挥执意“罢工”,将令岸田内阁陷入罕见的财政预算案编制跨年尴尬。

  更重要的是,在内阁暨执政党支持率双双低迷的情况下,党内最大派系的突然缺失,很可能令接下来的岸田内阁沦为“跛脚鸭内阁”。

  还有一些专家认为,日本金融政策很大程度要看美联储脸色,后者刚释放出明年可能退出加息通道的强烈信号。如美国开始大幅降息,将增加日元的升值压力,并对日本经济产生负面影响,令岸田内阁和日本央行即便没了“安倍经济学”掣肘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  ━━━━━

  会提前选举吗

  如果被指控违规属实,相关涉案人员最高可导致5年监禁和100万日元罚金。但实际上,追究个人法律责任很困难。因为需要向会计师提供当事人指使不申报的具体证明,因此,丑闻的影响可能局限在政治舞台范畴。

  部分分析家相信,尽管丑闻会重创岸田内阁和自民党,但“后安倍抑或后自民党时代即将到来”的预言可能为时尚早——丑闻和内阁改组固然严重削弱了公众对自民党和岸田内阁的支持,但未必会导致内阁甚至执政党更迭。

  此次安倍派在内阁中“归零”,或表明了岸田文雄和自民党“坚持到底”的强烈意愿。不仅如此,当前日本各反对党普遍支持率偏低,且领袖人物青黄不接,很难抓住时机翻盘。

  再看自民党内部,有力竞争者不愿冒险站出来背锅,这或许有利于岸田继续把持政党。但一旦自民党支持率有所缓和,党内就可能出现强力挑战者,届时岸田将面对各强势派系的“逼宫”压力。

  鉴于当前支持率实在低迷,有分析家就指出,原定2025年举行的日本立法选举不会被冒险提前举行。但如此一来,“内阁构成和自民党内派系实力对比不相称”的问题将持续,这可能导致原定于2024年9月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,变成一场空前惨烈的混战。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许宁